大发幸运飞艇 > 新闻 > 阅读周刊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被遮蔽的晚清禁烟外交,张之洞用鸦片税开办兵工厂

第一财经2019-05-10 14:37:01

简介:在法国新生代汉学家包利威看来,如果重新客观审视鸦片从进入中国到彻底消失的200年历史,会发现它对中国的影响其实非常复杂

晚清国人吸食鸦片的情景

鸦片,对国人来说,无疑与“丧权辱国”“东亚病夫”联系在一起。不过在法国新生代汉学家包利威(Xavier Paules)看来,公众对鸦片的很多印象都是受晚清、民国禁毒宣传的影响。如果重新客观审视鸦片从进入中国到彻底消失的200年历史,会发现它对中国的影响其实非常复杂,远非简单的几个“成语”可以概括。

围绕着鸦片走私与禁毒,在晚清中国形成了现代贸易网络,制造了公民与公共空间,导致了民族主义意识的明晰……可以说,这200年恰好与中国步入现代社会的进程重叠在一起,鸦片也是观察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重要视角之一。

包利威专攻中国史,曾在中山大学教过两年法语,是法国著名汉学家安克强的弟子。他先后出版了三本关于中国鸦片历史研究的专著,包括《一种垂危的毒品史:1906-1936年间广州的鸦片》《鸦片在中国:1750-1950》和《从鸦片战争至当下的中国》。其中,《鸦片在中国:1750-1950》于2017年首次推出中文版,是他第一本在中国出版的著作。最近,该书作为中国画报出版社的“中画史鉴”系列丛书,以精装本的形式再版,书名改为《中国鸦片史》。

重建鸦片研究客观视角

中国历史学家曾长期研究鸦片在中国近代史上的作用,“但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分析只是以外交及军事层面上所发生的事件这一视角去观察而做出的”,在2017年中文版序言中,包利威开篇第一句就指出中国学者的研究不足。

他认为,应该从各个视角、各个层面去重新审视鸦片,由此才能得出新观点:“中国社会各阶层一时嗜食鸦片,但它既没有给中国的公共健康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也没有让国家穷得难以为继,更没让国家行政机构彻底瘫痪。”

“作者序言里的这段话,已经把书中的颠覆性观点告诉读者了。”《中国鸦片史》译者、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袁俊生说,包利威之所以能提出不一样的观点,是他除了吸取中国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还看了大量中文原始材料,包括晚清高官回忆录、政府颁布的法令、当时的报纸、西方人士的旅行笔记、英国和法国外交部的解禁文件以及诸多日文材料。他下的这些苦功夫,从书中繁密的注解就可见一斑。对袁俊生来说,全书文字翻译难度不算大,但光是注解翻译就花了两个月时间,可以想象,包利威做研究时接触了多少材料和文件。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引用一些中国学者的研究时,包利威显得比较谨慎。他认为,关于鸦片的有些数据经常被引用,但实际上当时中华民国拒毒会公布的一些数据是危言耸听,遗憾的是,引用者从来没有提出过质疑,而是在一本接一本的专著中加以反复引用。包利威举例说,《申报》在1872年的报道中曾说上海有1700家烟馆,但那时的上海只是一个“小城市”,还没有到后来“远东巴黎”的规模,因此这个数字显然是出于禁毒宣传而有所夸大。

“在《中国鸦片史》中,他把中国和西方有关鸦片的观点都呈现了,同时还做了自己的分析,这样就克服了东西方关于鸦片观点的片面性,给读者一个更宏观、更广阔的视野,对鸦片也有更全面的了解。”袁俊生说,需要强调的是,包利威并非为鸦片进入中国后导致的灰暗历史翻案,他对鸦片贸易明确持批判态度,也花了很多篇幅讲晚清、民国、新中国的历次禁烟运动。

被忽视的晚清禁烟外交

包利威在书中提出的另一个新观点是,鸦片在侵华行动中的作用同样被历史文献夸大了,“虽然西方列强打开中国国门时,鸦片起了重要作用,在中国与外国列强交往的过程中,鸦片也深涉其中,但鸦片并不是帝国主义突破中国防线的单方面手法”。因此,书里虽然也提到两次鸦片战争,但只是简单带过,更多篇幅用来讲述禁烟过程,特别是晚清禁烟运动期间,清政府在外交上的努力。

袁俊生认为,包利威围绕禁烟问题,对1907年清政府与英国之间的斡旋、谈判描述得非常精彩。“以前由于长期闭关锁国,满清确实不懂西方发展过程和外交,外交给人印象就是屈辱,后来,清政府被迫向西方学习。一旦学会西方人对付我们的那套外交手法,马上就用来对付他们,而且了解游戏规则后会玩得非常好。遗憾的是,晚清这段历史,现代人不太了解。”

在袁俊生看来,《中国鸦片史》中最具颠覆性或者说最有启发性的观点,是指出鸦片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所起到的一定的经济作用。

19世纪下半叶,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等农民起义需要巨额军费,而两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都被打败,不得不支付大量战争赔款。在处理内忧外患的过程中,政府开支巨大。“中国学习西方一开始还是羞羞答答的,后来就放开了胆量,逐渐走向现代化的道路。”包利威说,清政府建重工业、设立兵工厂、修铁路等,客观上开启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但投资需要资金,清政府不得不增加赋税。清末,税收体系发生很大变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为鸦片逐渐设立税种。比如当时张之洞在湖北汉阳创办的兵工厂和钢铁厂,有26%的资金就是来自鸦片税收。

在分析鸦片税所占晚晴经济比重时,包利威的很多数据都是援引自中国学者的研究。但袁俊生说,他对鸦片税与中国现代化进程之间关系的分析却令人耳目一新:“鸦片确实阻碍了中国人追求现代化的梦想,在资本积累过程中的作用也许是负面的,不过它在整合经济资源方面还是发挥出一定的作用,让国家有能力融入到经济生活之中。”比如书中提到,中国西南地区一直比较落后,正因为鸦片贸易,广西的北海港才发展起来。

“因此鸦片的作用在中国历史上非常复杂。”袁俊生说,就像作者在序言中最后的总结:“鸦片并不是在200年间中国一直甩不掉的包袱,它在中国历史上留下的烙印是极其含糊的。”

《中国鸦片史》

[法]包利威 著

中国画报出版社2019年4月版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